当前位置:首页  »  校圆小说  »  与校长视听同步

与校长视听同步


  我叫朱大常,原本只是生活在天朝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宅男,唯一的爱好就泥轰国二次元动漫以及有爱的HGAME,然而一次莫名的意外却让我魂穿到了《出包王女》的二次元世界。

  出现这样的事情让我可谓是悲喜交加,悲是因为我魂穿的对象居然是校长,那个对美少女们有着变态欲望的,用自己各种狼狈拙劣表现取悦读者的死跑龙套的;喜是因为穿越前我正在玩着一款催眠类HGAME,里面的能力居然被我带到了这里。

  这个被称作烙淫瞳的能力有5个效果:1,视听共享,可与对象共享视听感观,并自由选择方式;2,记忆读取,顾名思义就是读取对象的记忆,本人已经忘记的事情都能窥探到;3,常识置换:可以篡改对象的常识,灌输某种指令;4,行为控制,操纵对象的身体,即使与内心意愿相左,并可以进行特定编程;5,感观操作,作用于对象的五感,操纵强制痛觉和快感,或给予植入性癖。

  有了这项神奇的能力,原本空有色心的我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黑色欲望,这个世界里有着无数的妹纸在等着我去征服凌辱…………

  「春菜同学,请坐。」

  校长室内,我请来了西连寺春菜。这名原世界中的女主角之一的她虽然知道校长这人风评不佳,但身为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她不能直接拒绝校长的召唤,却不知道此事的校长其实已经换了一个人,并拥有了不可思议的能力,这将吹响她沉沦欲望深渊的序曲。

  「看我的眼睛。」

  我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当春菜注视到我眼中的异芒之后,她的瞳孔顿时失去了焦距,神色木然的呆坐在椅子上。

  脑中过滤着读取到的记忆,我继续说道:「春菜,作为一名好学生,你是不是要听校长的话呢?」

  「是的。」

  催眠状态下的春菜机械式的回答道,我的脸上露出成功的喜悦。

  「那你要永远做一名好学生,听从校长所有的指示,对吗?」「对。」

  「那么,当你听到我说母狗春菜的时候,你会进入催眠状态,我所说的话将会深深的刻入你的潜意识,你会认为这是你自己的想法……当听到我说淫奴春菜的时候就会清醒过来,并不记得被催眠的事情……等下你会觉得身体很热,虽然觉得很羞耻,但你还是想要脱光衣服凉快一下。而且为了不失作为好学生的礼仪,你要征求我的同意……淫奴春菜!」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失神的春菜一下子神情丰富了起来,只见她面泛潮红,坐着的身体扭来扭曲的,双手放在衣扣上,扭扭捏捏的害羞道:「校长大人,春菜觉得好热啊,我可以脱衣服吗?」

  「哦,当然,我身为校长可是非常关心学生的身体,如果春菜同学感觉热的受不了,可以脱掉衣服。」

  我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其实内心早就狂呼不已。春菜闻言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在我面前脱光衣服有什么不妥,三下五除二就将少女白皙纯洁的娇躯裸露在了我的眼前。

  虽然美肉就在眼前,但我没有心急,再次发动了烙淫瞳:「母狗春菜,你现在全身都是敏感带,而且敏感度提高十倍,会感觉被我目光注视的地方像是被人抚摸一样……你的内心会对突如其来的欲望感到无比羞耻,而身体却会对欲望产生更大的渴求,越是感到羞耻快感就越强烈……淫奴春菜!」回过神来的春菜看见我的目光盯在了自己娇嫩的玉乳上,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双峰顶端的蓓蕾立刻充血挺立起来,一股火热的欲望传遍四肢百骸。

  【身体好热……不可以……怎么会这样……】

  春菜极力想抑制这股欲望,却不由自主的迎着我的注视挺直了身体,似乎是想让我更好的观察她的胴体。

  「春菜同学,听说你很喜欢结城梨斗是吗?」

  我突然问道,被情欲困扰的春菜一愣,下意识的诚实回答道:「是~ 啊哦哦……」

  在她开口的时候,我使坏的将目光转向了她胯间的蜜穴,从未被侵犯的处女地犹如感受到十倍快感的爱抚让春菜发出一串诱人的淫叫,在我的视奸下达到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

  看着依旧沉浸于高潮余韵中的春菜,我吞了吞了口水,继续说道:「春菜同学,你对结城君告白了吗?」

  「没……嗯啊……没有……」

  「春菜同学你不是非常喜欢结城君么,为什么不对他告白呢?」「唔呃……因为菈菈也……啊嗯……也喜欢结城君……噢呀……我们是好朋友~ 友……雅蠛蝶……」

  春菜一边述说着对结城梨斗的感情,一边却享受着视奸的快感,这种错乱的行为让她涌起了强烈的羞耻感。虽然她的内心隐隐觉得不妥,但身体却迎合着我的视线分开双腿,将诱人的处女地完全暴露出来。

  望着随随便便再次达到高潮的春菜,我的嘴角掠过一丝淫笑,用出烙淫瞳的能力说道:「母狗春菜,你和菈菈是好朋友,也都喜欢结城君,只要你是足够优秀的女孩,你们三个人可以永远在一起啊……你会坚信只有经过我的调教你才能最为最优秀的女孩,所以你会主动请求我的调教。而且无论我的调教让你感到多么的羞耻,只要想到心爱的结城君,你都会毫不犹豫的接受……淫奴春菜!」「结城君……爱……调教……接受……」

  春菜喃喃自语重复着我的暗示,顿时双眼一亮,欢声道:「校长大人,请您将我调教成最优秀的女孩吧,为了心爱的结城君,我会努力的。」「真的吗,春菜同学?想要成为最优秀的女孩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必须是最最淫乱下贱的变态放荡女才行,这样也没问题吗?」我故作吃惊的问道,眼睛依旧扫视着春菜赤裸的胴体。春菜在我的注视下,尚未平息的情欲再次高炙,异常羞耻却主动挺起分开的大腿说道:「是的,为了成为结城君心目中最优秀的女孩,春菜愿意做最最淫乱下贱的变态放荡女!」「虽然春菜同学你的请求非常变态,但是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一定会成全你的。」我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强调是她本人的请求来刺激她的羞耻心,接着问道:「那么,春菜你还是处女吗?」

  春菜的脸上一红,还是诚实的回答道:「我……我还是处女。」「是吗?为了表示你的诚实,你现在是不是要掰开自己的处女淫穴,并大声请求我检查你的处女膜呢?」

  我发出了恶魔的诱惑,春菜理所当然的依言用手指掰开自己的小穴,露出了里面的一层薄膜,大声喊道:「请校长大人您检查我的处女膜吧!」「哈哈!」我淫笑着,继续刺激着春菜的羞耻心,说道:「春菜同学,说出你现在的感觉,随随便便在男人面前做出变态露体的行为,你不会觉得羞耻吗?」「哦啊……春菜的身体好奇怪……嗯呃……有东西要流出来了……唔哈……虽然很羞耻……噢呀……但为了结城君……春菜要做一个最最淫乱下贱的变态放荡女……啊啊哦……」

  被我篡改常识而认知错乱的春菜在高潮中淫叫着,这时我又问道:「春菜同学,你有没有手淫过呢?」

  「春菜没……没有手淫过……啊……」

  听见了否定的回答,我一边使用烙淫瞳的力量一边说道:「这可不行啊,母狗春菜!身为淫乱下贱的变态放荡女,手淫是必不可少的节目哦。你以后要努力学习手淫技术,每天都要在起床后、午休时和睡觉前进行三次最少半个小时的手淫才行……在手淫的同时,你要幻想着自己正在被结城君以外的任何男人奸淫……虽然你知道这样的幻想非常淫乱变态,但还是忍不住的去想,越是羞耻幻想的内容越激烈……可惜手淫永远无法让你到达高潮,每次手淫后你会更加渴望我的调教,因为只有我才能让你真正的享受到痛快淋漓的高潮……」「努力学习手淫技术……幻想被结城君以外的男人奸淫……手淫无法高潮……」

  失神的春菜机械式的重复着我的指令,我淫笑着继续说道:「接下来,你口腔的感观将会与阴道相连,并且你的嗅觉和味觉会牢牢记住品尝的第一个男人的精液的味道,那将会是你最喜欢的美味……无论在何时何地,闻到这个味道你的身体都会不由自主的强烈发情,品尝到这个味道就会给你带来极度的高潮……淫奴春菜!」

  在春菜的潜意识里植入变态指令之后,我的脸上有换成了一本正经的模样说道:「春菜同学,想要成为最优秀的淫乱下贱的变态放荡女,就要学会各种H的事情才行,首先你要学会如何给男人口交。试想一下,学成之后的你将来就可以每天给结城君来一个爱心的早安咬,相信结城君一定会很快乐吧?」「没错呀,我一定会学好如何口交,带给结城君最快乐的爱心早安咬!」春菜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却只看到了我所暗示的结果,却没想过这个过程会是怎样。我接着进一步引诱道:「既然你的态度这么坚决,我允许你用我的大肉棒来练习如何口交,你是不是要好好感谢我呢?」「是的,春菜非常感谢校长大人您允许我用您的大肉棒来练习口交!」春菜一脸庄重的神色却说出了非常淫荡的话语,我的嘴角勾勒出一丝邪笑道:

  「那么春菜同学你可要主动一点,爬过来用嘴巴拉开我裤子上的拉链,然后含住我的大肉棒练习口交吧!」

  只见春菜顺从的像狗狗一样四肢着地爬到我的跟前,仿佛很有经验的样子仅仅依靠嘴巴拉开我的拉链。早已按耐不住怒胀的肉棒直接从释放的缝隙中弹了出来,摔在了春菜的脸上。

  「唔……感觉好奇怪……呃……」

  当春菜用嘴含住肉棒的时候,突然感到自己的阴道传来了奇怪的摩擦感,还是处女的她虽然不太了解真实性交的感觉,但身体的本能还是让她燃起了肉欲的快感。

  「没错……就这样……要用舌头,别用牙齿……再含的深一点,要让肉棒顶到你的喉咙……哦~ 春菜同学你学的很快,真是天生淫荡的女孩啊……」我一边享受着少女由生涩渐渐变得熟练的小嘴侍奉,一边用语言不断刺激着她的羞耻心。虽然是第一次口交,但春菜依旧卖力的吞咽着我的肉棒,不停的放松喉头,没多久我就感到龟头顶到了一块富有弹性的硬物。

  那就是春菜的喉头,我突然伸手按住春菜的后脑,腰身一挺,肉棒穿过喉头顶入了她的食道,低吼着放开精关,将浓浓的精液射进她的喉咙之后,顺着食道滑进胃里。大量的精液超出了春菜的吞咽速度,有不少逆流到气管中,呛得春菜不住咳嗽,白浊的精液从口鼻呛出,弄花了她的脸蛋,看起来无比狼狈。

  同时初次品尝到精液的春菜感觉一道燥热的欲望之火像是点燃了自己全身的神经,全身紧绷弓起腰身,大量的淫水从小穴中喷涌而出,高潮的潮吹足足为此了半分钟。不仅如此,余韵尚未平息,她就挣扎着,像是品尝人间美味一样,将溅落在脸上和地上的精液用手刮个干净,伸出舌头舔舐着,啧啧吸吮着手指头上的残余。

  我满意的看着春菜犹如精液上瘾的样子,眼中再次闪过异芒道:「母狗春菜,等你醒来之后,你会觉得自己的行为非常失礼。虽然我的精液非常美味,但你应该十分淫荡的乞求我的赐予,而不是随随便便就自己吃光……你必须用下贱的语气向我道歉,并且请求我的惩罚,淫奴春菜!」春菜的双眼渐渐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刚才失礼的行为,立刻羞红着脸趴跪在地上说道:「十分抱歉,小……小淫女春菜实在太失礼了!小淫女应该十分淫荡的乞求校长大人赏赐精液,而不是随随便便就自己吃光……但校长大人的精液太美味了,小淫女实在忍不住想要品尝精液的味道……无论如何请校长大人惩罚失礼的小淫女春菜吧!」

  「哪里哪里,春菜同学你太夸张。虽然你是有点失礼,但是也不至于让我惩罚你。」话是这么说,我却抬起左脚踩在了春菜光滑的玉背上,接着道:「不过既然春菜同学你这么说了,如果我不做点什么的话,你一定会很愧疚吧……那么,我会将我的大肉棒插入春菜同学淫荡小穴,狠狠贯穿你的花心来惩罚你,你觉得怎么样?」

  春菜闻言一愣,转而立即露出理解的表情说道:「我知道了,我愿意接受校长大人的任何惩罚,请您将大肉棒插入我的淫荡小穴,狠狠贯穿我的花心吧!」「很好,春菜同学为了表示你接受惩罚的决心,现在你爬过来踩在我的椅子上主动受罚吧!」我淫笑着说道,大大咧咧的靠在椅子上,大肉棒一柱擎天。春菜的脸上露出一丝羞意,仍依言爬了过来,面对着我,双脚踩在椅子的扶手上,双手扣住椅背,身体慢慢下沉,将蜜穴对准了我的大肉棒,深吸一口气猛地坐下。 啊……好痛……」

  春菜发出了处女破瓜的悲鸣,一丝鲜血从交合处滴落下来。很快的,她脸上的痛苦表情渐渐褪去,换成了满脸的情欲痴态,放荡的大声淫叫起来,靠着手脚的支撑快速的上下耸动着娇躯……

  ……